118txtag视讯平台官网|平台网 > 穿越ag视讯平台官网|平台 > 寒门状元 > 章节目录 第二四七七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

第二四七七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

[118txtag视讯平台官网|平台网wap站:m.11zw.org]????在沈溪的想法中,若并非是故人主动前来求助,那他宁可在暗中相助也不想惊扰到故人的生活,所以安排云柳暗中调查。

????云柳跟沈溪日久,对沈溪的性格还算了解,不用沈溪说得太详细,她便知该如何去做。

????云柳走后,沈溪停留在驿馆内,一直都在桌前写写画画,即便夜深人静,他依然没有上榻就寝的打算。

????差不多快到午夜时,门口传来马九的声音“大人。”

????声音不大,马九有事而来却怕沈溪是亮着灯睡着了,生怕扰了沈溪清梦,不过随即里面传来沈溪的声音“进来说话便是。”

????随即马九开门进来,行礼道“大人,张永张公公在外求见。”

????“哦?”

????沈溪对张永的主动来访并不感到太过意外,这属于情理之中的事情,却对张永深夜来访的神秘姿态有几分好奇。

????“请他进来。”沈溪道。

????马九出门去请,过了不多时,张永便在马九引路下风尘仆仆而来,面对沈溪时,脸上满是沧桑之色,气息粗重。

????沈溪起身相迎,一摆手,让马九退下,张永赶紧过来向沈溪行礼问候“沈大人安。”

????沈溪微微点头,请张永坐下,张永没有客气,当即坐下,而后由沈溪主动打开话匣子。

????沈溪问道“张公公到南京,怎不提前知会一声?之前可有消息说你还有好几天才能抵达。”

????张永脸上带着几分无奈,“鄙人也想晚些来,但奈何身负皇命,陛下吩咐让鄙人全力协助沈大人调兵遣将平定海疆,鄙人只好快马加鞭……”

????沈溪微微点头,笑着问道“却不知张公公几时入的城?”

????张永一怔,随即意识到沈溪对他的话似有不信之处,脸色稍显尴尬“刚进城不久,这不听到沈大人下榻驿馆,赶紧赶来见您么?”

????怕沈溪怀疑,却依然在说谎,如此一来他说的几句真几句假,沈溪就没心思管了,道“张公公刚进城,应该先到衙所履职才是,今日本官往魏国公府上赴宴时还在说,可惜张公公未到,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坐下来商谈一些军国大事。”

????张永显得很紧张,连忙问道“沈大人跟魏国公有何商议?”

????张永做出如此反应,沈溪马上意识到,张永的到来很可能是知道他去见过徐俌,怕二人暗中有何商定,所以才会如此着紧地深夜来访,如此说来张永在意的仍旧是南京权力争夺,还有未来权力归属问题。

????虽然张永奉皇命而来,似握有主导权,但若是沈溪有意篡权的话,张永明白跟沈溪无法抗衡。

????沈溪道“本官只是去中山王府赴宴,席间并未商议任何事情,后因不胜酒力先回,倒是魏国公府上的人连夜前来送礼,还说明日一早魏国公便会到驿馆来拜访……”

????“这就好,这就好。”

????张永并不怀疑沈溪的话,以他对沈溪的了解,沈溪做事面面俱到,他自然会想,哪怕沈溪不知他已经提前抵达南京城,也会做一些预案,防止他到来后出现不必要的麻烦。

????沈溪笑了笑,问道“张公公如此在意此事,莫不是担心本官跟魏国公之间暗中商定了什么?”

????张永一怔,随即神色变得有些慌张,好像被沈溪切中要害,结结巴巴地道“没……没有的事,都……都是为朝廷效命,咱家来江南也是辅佐沈大人您平乱,就算沈大人您跟魏国公商定一些事,想来也是为国为民,咱家岂会有此担心?”

????张永言语间兀自带着恭维,沈溪刚才还如笑面佛一般,转眼间脸色就变得冷漠起来“张公公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你提前一步进城,却做出之前不在南京城里的假象,末了还神神秘秘来拜访,本官如何相信你不是另有图谋?若你还如此遮掩的话,那本官恐怕很难跟你开诚布公。”

????“这……”

????张永因为沈溪突然变脸,有些无所适从,他在赴会之前显然没把见到沈溪后要商谈之事想好。

????沈溪再道“你进城之事,当魏国公那边完全不知?以魏国公的世故,肯定会派人去给你送礼……而以本官所知,魏国公已派人前往京城向司礼监掌印张苑送礼,而你这位张公公在江南不过是临时的差事,怕是你进南京城容易,出南京城难吧?”

????“啊?”张永听到这话悚然大惊,直接站起,用惊愕的目光望着沈溪,“沈大人,您可莫要吓唬咱家。”

????“是你在吓唬本官。”

????沈溪板着脸道,“你暗中进城,任何人都会觉得你是另有图谋!你说说看,你是在提防谁?是在防本官,还是魏国公?又或者南京六部那帮官员?”

????“你现在来见本官,本官便理解为你是在防备魏国公,你让魏国公如何想?他或许从一开始还有拉拢你的心思,现在恐怕非对你下手不可……魏国公乃中山王后裔,世袭镇守南京,你将剑悬在他头上,他岂能坐视不理?你敢说你这个强龙抵得过他那样的地头蛇?”

????张永脸上的紧张情绪迅速消弭不见,摇头坐下,不无懊恼地说道“既然沈大人如此说,那鄙人不能再有虚言,其实鄙人……是故意早一步进城,因这一路上遭遇多次暗杀,每次都险象环生,最后实在没办法,只能脱离队伍,行那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策。”

????“哦?”

????沈溪眯起眼来,对张永的话不太相信。

????脱离重重保护先一步赶往南京,等于是将自己置身险地,以张永的身份地位,出京城怎么也会有大批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护送,沿途官府和卫所也会派出兵马消除安全隐患,岂会让他如此狼狈不堪,需要提前赶到南京城寻求庇护的地步?

????张永却不觉得这理由很蹩脚,继续道“鄙人到南京前,便有消息,说魏国公和南京一些人想暗杀鄙人……魏国公暗中跟倭人勾连,私下做人口和火器买卖,中饱私囊……鄙人知道事关重大,若无真凭实据,陛下绝对不会加以追究,而某家又身负皇命,不得不往江南,所以只好先一步进城求助沈大人……”

????说完这话,张永用热切的目光望向沈溪,似有求助之意。

????张永的理由合情合理,魏国公徐俌要杀他,还跟倭人勾连,大发国难财,如此一来,张永来南京出任守备太监自然而然就成为众矢之的,因为他跟徐俌存在直接的利益冲突,徐俌容不下他。

????沈溪皱眉道“张公公从何得来的消息?”

????“钱宁。”

????张永毫不避讳,原原本本说道,“他奉皇命往江南办差,其实就是暗中调查此事,咱家也是进入徐州时才得知此事……钱宁虽然未主动来见咱家,却派人提醒,也是因钱宁屡屡出手相助,咱家才能躲过魏国公派出杀手的毒手……”

????“咱家听从钱宁的建议,早一步往南京来,趁魏国公不备暗中调查他的罪证……沈大人,您别笑啊,咱家说的句句属实,没有半句虚言……他现在敢对咱家出手,下一步就要对沈大人您出手了。”

????张永言之凿凿,好似已将徐俌打进奸党的行列,并将拨乱反正的希望寄托到了沈溪身上。

????沈溪却淡淡一笑,嘴角上扬,蕴含一抹讥讽的意味,让张永看到后心里一阵不舒服。

????沈溪道“钱宁乃锦衣卫指挥使,也是陛下跟前最信任的人之一,但他如此诽谤世袭罔替、与国同休的魏国公,除非有真凭实据,否则只能是自讨苦吃!”

????张永没说话,眉头紧皱,望向沈溪,似在思考其话中蕴含的意思。

????沈溪微微眯眼“无论谁想行刺张公公你,都跟本官无关,这件事涉及江南权力之争,除非你张公公能拿出魏国公图谋不轨的证据,否则本官只能选择相信这是你张公公,哦,还有钱宁为排除异己,蓄意诬告朝廷忠良。”

????“沈大人,您不会这么做吧?”张永非常惊讶,嘴都合不拢了。

????沈溪微笑道“如果你将这件事公开,那本官则不得不做出相应的举动,现在……本官便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全当不知有这回事……”

????张永听到这里,总算是松了口气,他很害怕告状不成反而自己落得个诬告忠良勋臣的罪名。

????沈溪举起茶杯喝了一口“张公公,时候不早,若你没有旁的事,请离开,本官要休息了。”

????张永急了“沈大人,您怎就听不进忠言呢?南方海疆倭寇猖獗,魏国公身为南京勋臣守备,能一点责任都没有?连陛下都知道这背后有鬼,派了钱宁前来调查,这件事也是钱宁查出端倪,无论是否有真凭实据,您也该先将钱宁找来问明情况才是……”

????“您就这么留在城里,犯险的可是您自个儿哪!魏国公最怕的就是事情败露,就算您平掉倭寇,倭寇也有很大的可能会将他供出来,你说他能让您顺利平乱?恐怕会一再地在背后扯后腿吧!”

????沈溪点点头“你说的倒有几分道理。”

????“您这是真听不进良言,还是说另有高招?”

????张永站起来,用质疑的目光望向沈溪,“沈大人一世英明难道想葬送在南京城里?魏国公是没多大本事,但诚如您所言,他乃是地头蛇,说句不中听的话,在这南京城里没人能治得了他。这次南京守备太监跟南京兵部尚书同时出缺,难道您还不知是何人所为?他这是想一家独大!”

????张永此番危言耸听之言,沈溪不太往心里去,这南京权力场上是些什么人,沈溪很清楚,不会为了张永的几句挑唆之言而直接跟徐俌火拼。

????沈溪脸色略微阴沉“张公公,本官敬重你乃三朝老臣,又是陛下跟前近臣,明白事理,是否想让本官对你不客气呢?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张永没料到沈溪居然会直接翻脸,等他意识到什么时,眼睛瞪圆,“沈大人,您不会跟魏国公已有谋划,准备对付咱家……”

????沈溪一摆手“张公公太过杞人忧天,本官跟谁都没有约定,跟你张公公也不会有,所以张公公请回吧。”

????张永脸色异常难看,他知道自己再不走的话,会被沈溪强行赶走,事情一闹开就会为徐俌所知,那他很难在南京立足,就算从道理来说他这个守备太监位在徐俌之上,但因为是初来乍到,实际权力基本落在徐俌这个地头蛇手上,徐俌要趁他立足未稳出手对付非常容易。

????“沈大人您可要好自为之。”张永不敢久留,撕破脸皮的事他不会做,灰溜溜下楼去了,在侍卫的引路下出了官驿大门。

????张永离开后,马九进到房间来,有请示之意。

????沈溪道“对于张公公的到来你们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便可,有人问及也是三缄其口,不得将消息传出去,尤其是魏国公府上的人前来问,更不得提及半句。”

????“是,大人。”

????马九嘴上应了,心里却觉得奇怪,照理说这些话根本不用嘱咐,沈溪手下这些人早就知道该怎么做。

????他本来想问是否要暗中去调查张永,现在沈溪不吩咐,他也不敢随便乱来,只能暂且告退,顺带将沈溪的话告知于手下那些侍卫。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夜深人静。

????中山王府内,徐程匆忙回禀,这是二更天后他再次见到徐俌。

????徐俌有些恼火,毕竟他晚上喝了酒脑袋有些晕晕乎乎,想早些入睡,毕竟来日一早还要去见沈溪,却被徐程打扰好梦,倒他还耐着性子赐见,先就是对徐程着着实实一通斥责“……你真是不想让本公睡个好觉。”

????徐程道“老爷,刚从驿馆那边得到消息,说是张永张公公半个时辰前去见沈尚书,二人私下展开密谈。”

????“这老东西,还不是司礼监掌印,却已做起了掌印事,他这是想作何?”徐俌嘴角发出冷笑之声,“分明未将徐某人放在眼里。”

????徐程苦着脸道“也是刚查获的消息,这次他秘密进城,乃是锦衣卫指挥使钱宁暗中相助,之前钱宁跟您索贿而不得,必怀恨在心,您看钱宁跟张永之间是否有密谋,要对公爷您不利?”

????“嗯?”

????徐俌一怔,随即打量徐程,“莫非他还能栽赃本公不成?”

????徐程无奈道“听闻陛下派钱宁到江南来,目的不单纯是为了平海疆之乱,听说陛下是派他来查逆党,缘起于之前寿宁侯和建昌侯暗中跟阉党做买卖……公爷,咱当时也从中赚过一笔,如今寿宁侯和建昌侯被褫夺爵位软禁于府中,很可能此事……”

????徐俌骂道“那都是陈年旧案,本公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怎就成了张氏同党不成?”

????徐程摇头道“话是这么说,若朝廷追查,公爷您虽然可以脱罪,但却还是有监督不力的过错,况且如今陛下派出的是钱宁在查案,此人是锦衣卫指挥使,张永乃前东厂提督,他二人本就走得近,若钱宁趁机兴风作浪,张永再稍微做一下文章,那公爷您……”

????“荒唐,荒唐!这群人是想把江南闹得天翻地覆吗?”徐俌顿时感觉一阵紧张。

????之前他对张永先一步进南京城并未放在心里,听了徐程的分析后,才意识到张永很可能抱着敌对的心思而来,再加上他因为一些事跟钱宁交恶,而张永和钱宁又是皇帝派出的“特使”,再有他曾暗中协助张氏外戚跟倭寇做买卖之事……

????他越想越觉得事关重大,连带这次张永秘密见沈溪都觉得内幕重重。

????徐俌随即打量徐程“那你说该当如何?”

????徐程道“公爷,别等到明日了,今夜您就赶紧去见沈尚书,现在问题的关键已不在张永跟钱宁身上,无论他们暗中如何攻讦您,至少他们想在陛下面前兴风作浪,非要有沈尚书相助不可,或许正是因此,张永才会这么着急先一步赶去驿馆……”

????徐俌好像明白什么,皱眉道“你是让本公低声下气去跟沈之厚说话?”

????徐程急道“公爷,现在可不是抹不开面子的时候,关乎魏国公府切身利益,陛下亲政之后已做出不少举措,北方平靖,如今中原贼寇也基本平息,陛下连自己的亲舅舅都舍得下手,更何况咱……”

????“行了,你别说了。”

????徐俌脸色阴沉,“该见就见,本公也不是迂腐之人,正好去问问沈之厚,张永那老东西去跟他商议了什么。”

????徐程道“有关张公公前去会面之事,公爷最好莫提,否则沈尚书定会对咱产生戒备心理,以小人所料,张永去见沈尚书定然也是行那诬告之事,张永已跟钱宁沆瀣一气。”

????“不行的话,就杀了他!”

????徐俌突然恶狠狠道。

????“杀不得,杀不得啊。”

????徐程紧张地道,“一个是司礼监秉笔、南京守备、提督东厂太监,另一个是锦衣卫指挥使,若不明不白死了,朝廷定会追究到底,而且他们背后的细作和番子都不少,想杀也很可能会泄露风声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要能打点好沈尚书这边,咱一切都好说。”

????徐俌紧忙让人准备衣服,有些恼火地道“沈之厚进城,闹出好大的乱子,看来这祸端的根由还在他身上,若他不来什么事都没了。你跟本公一起去,若有事的话可以跟你有所商议……哦对了,再加强驿馆警卫力量,别人是否出事本公不管,这沈之厚定不能在南京地面出事。”

????徐程赶紧道“公爷英明,现在谁都可以对沈大人不利,唯独咱……要保着他,他在圣上面前说一句话,比张永跟钱宁说十句都管用。”

????……

????……

????张永离开后,沈溪仍旧没睡下,他隐约感觉徐俌要来见他。

????果不其然,三更刚过,马九进房来通禀,告知徐俌前来求见。

????沈溪没有出迎,仍旧是让马九去请宾客上楼,徐俌未将徐程带进驿馆,单独上楼,到沈溪面前,如此也算体现出他对沈溪的信任。

????这让沈溪刮目相看,心想“他明知张永有可能到我这里告状,我有可能会拿他法办,他还单独前来,更像是体现自己行得端坐得直。”

????“徐老怎还深夜来访了?”

????沈溪笑着在屋门口相迎,拱手道,“在下都未来得及相迎。”

????徐俌脸上带着笑意“不用不用,老夫之前派下人送了一些日常用度过来,不知可否习惯?”

????说话时,徐俌不着急往屋子里去,大概想到沈溪房间里可能有女人,要商谈事情或许要到旁处。

????沈溪却笑着做出请的手势“徐老真是太客气了,请里边说话。”

????徐俌笑道“之厚,这方便吗?”

????沈溪笑了笑“有何不便的?说起来,在下还在看一些公文,到现在尚未入睡,不过若是徐老再晚来一会儿的话,在下可能就要落榻了……”

????言语间,徐俌跟着沈溪一同进了房间,他往四下打量一番,发现沈溪所住的地方很简单,除了床榻外只是简单的书桌和椅子,不由叹道“老夫许多年未曾到驿馆来,却未曾想这里如此破败,难怪之厚这么晚还不想落榻……要不这样吧,现在就跟老夫回府,老夫家里的厢房要比这里宽敞许多,保管你睡得香。”

????“哈哈。”

????沈溪笑道,“徐老的好意在下心领了,这里的确寒酸了些,不过乃是南来北往官员必住之所,这可比行军在外所住的情况要好太多,行军途中很多时候其实就是期盼着有个瓦遮头便可。”

????二人一阵寒暄,都好像在隐晦什么,徐俌坚持要让沈溪跟他回魏国公府,沈溪却一再推辞。

????半天后,徐俌才放弃打算,坐下来叹了口气“之厚,老夫之前说有事跟你商谈,你说自己不胜酒力要等到来日……但涉及南方安稳,老夫牵挂于心,寝食难安,这不只好连夜来见你,本还打算,若你这边入睡了,便在驿馆等上一夜。”

????沈溪道“徐老对朝廷一片赤诚之心,在下佩服。”

????徐俌苦笑道“在下承袭南京守备之职,深知这差事不好当,特别是现在南京一下缺了很多官位,你身为吏部尚书却不在京城,想来许多事情都有所耽搁……尽管老夫多次上奏,到现在朝廷仍未有回信,老夫便想趁着你在这边,早些将事情定下,尤其涉及下一步调拨人马,还有后勤保障之事。”

????沈溪跟着点了点头“这件事,其实在下也牵挂于心,奈何陛下并未给在下权限,所以实在是无能为力,毕竟在下只是借道南京前去平倭寇……既然无法从南京调拨兵马,在下便准备以现在人马继续平海疆伟业。”

????。?[记住我们:www.118txt.com ?118txtag视讯平台官网|平台网 www.11zww.com ?手机版 m.11zw.org]